《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秋静小说免费全文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秋静小说免费全文,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是花幽山月执笔的经典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讲述了秋静的唯美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主要讲述了:你不用在意我的想法地下停车场安静得落针可闻,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这里的气温低,被逮住的人竟瑟瑟寒颤。慕子谦将相机提起,.........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秋静小说免费全文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秋静小说by花幽山月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小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第10章你不用在意我的想法

  地下停车场安静得落针可闻,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这里的气温低,被逮住的人竟瑟瑟寒颤。

  慕子谦将相机提起,在男人面前晃了晃,开个价。

  闻言,娱记眉心一闪而逝的皱了下,坐在车内的秋静好与他面对面,这一细微的表情变化被她敏锐捕捉。

  人在千分之五秒内的微表情是反应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而这个男人的蹙眉在表达的唯一信息是隐瞒。

  怎么?怕我慕子谦出不起钱?

  男人低头眼神飘忽不定。

  秋静好断定,他在躲避,在隐藏什么事。审时度势的又重新打量人,他是名记者,相机对他来说意味着士兵的枪,可他被夺了相机后,全程未关注过相机是否被损坏,甚至在被抓后整个人的状态很放松。

  这反映不应该,也不符合他职业的特点。

  秋静好综合记者的反应,得出结论,相机里没有偷拍的照片。

  不好!他有同伙,拍到照片的相机被掉包了。

  秋静好心急,敲了敲车玻璃,慕子谦闻声回头,高大的身子微微倾过来,车窗降下一丝缝隙,她轻声说:相机里没有偷拍的照片。

  对于秋静好的话,慕子谦的反应并不大,淡淡的嗯了声,接着又直起身,背对着她。

  他这无所谓的态度,是不相信她的职业判断吗?

  隔着车窗缝隙,男人吐出的烟草味混杂着他身上淡淡的纪梵希香水味飘进车厢内,侵略性的气味好似将她整个人缠住,她霎时打了个激灵。

  她升起车窗,可绕在身上的味道并未散去,却唤醒了她脑海中很多不堪的记忆,在这里被他抚摸、被他亲吻,被他贯穿时的痛苦,下意识的抱紧身体,试图忘却不安。

  远处,有几个人影晃动,秋静好顺着视线望去,停车场转角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人带着鸭舌帽,被另外两个人压着肩膀走来。

  看他的打扮也是记者,压着他的人手中拎着一架相机,秋静好断定,那才是偷拍的相机。

  当第二名记者被带到面前时,刚才还算淡定的记者慌了神,声音都跟着颤了,你,你怎么没跑掉啊?

  后者无奈的朝压着他的两人看,示意有这俩人怎么逃。

  慕子谦将相机扔到傅飞扬手中,接过第二人的单反,他夹着烟,低头看着相机内的照片,每翻阅一张,脸上有着不易察觉的微变。

  直到最后一张结束,慕子谦才抬起头,冷冷的问:要命还是要相机?

  慕子谦心狠手辣,在桡市不是秘密,两名记者对视了眼,同时答:要命。

  很好。慕子谦满意的点头,嘴角突然挑起森然的笑,说:既然想开了,这相机日后就别摸了。

  笑意收敛,眼锋冰冷的扫过两人的手指,傅飞扬突然手部发力,记者的食指被他大力折断。

  啊——啊——接连两声惨叫。

  车内的秋静好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打了个寒颤,两名娱记倒地痛苦哀嚎,惨叫声撕裂寂静的停车场。

  变形的手指提醒秋静好,这才是真正的慕子谦,冷血无情,手段狠辣。

  慕子谦警告:下次再敢偷拍,扭断的就是你们的脖子!

  话挑的这么明了,俩娱记是只想捞点钱,并不像丢命,忍着疼,说:不敢了真不敢以后再也不敢了

  送他们走。慕子谦扬手,两记者被拖着带离慕氏地下停车场。

  待人走远,身边的傅飞扬贴着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慕子谦点点头,然后转身坐进轿车。

  黑色银魅驶离停车场

  车厢内,秋静好坐在紧贴着车窗的另一侧,与慕子谦保持着距离,她抱着夹,防御性的姿势,视线盯着车窗外的街景。

  慕子谦瞟了眼两人之间空着的位置,心里暗道,为了那俩记者就这么不待见他?

  那些人必须给点教训。他默了良久后说。

  秋静好涣散的视线聚拢,意识到慕子谦的话是在对她说,只回了一个字:哦。

  他轻蹙眉,那还生气?

  秋静好眼波微动,盯着街对面一个卖彩色气球的小丑看,生活本该是美好而绚丽的,就像是小丑的脸,即便苦涩也还是微笑着面对。而在慕子谦的世界里似乎嗜血、杀戮才是寻常。两人对世界观价值观有着天差地别,她说了,他也不会理解。

  没什么,你不用在意我的想法。话落时,小丑将一个粉色气球交到孩子的手中,孩子脸上露出灿烂纯真的笑,秋静好想起了铭晋,唇角微微弯起,又很快收回。

  铭晋,你不能在这样的人身边成长。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第11章诺言是约束双方的

  银魅驶入别墅内,停下后,秋静好默不作声的上楼,傅飞扬瞟了眼楼梯转角,确定秋静好离开后,才压低着声音对慕子谦说:

  慕总,为什么不告诉少奶奶那些人是一周刊的记者,经常拍人隐私,再串通蛇鹰帮选择目标进行勒索、绑架?

  慕子谦褪下西装交给管家,云淡风轻的说:这不是她该操心的事。

  傅飞扬低下头,是。

  随后,他声音凌厉了几分,让阿七他们精神点。

  傅飞扬毕恭毕敬的回:明白。

  慕子谦转身上楼。

  回到房间,秋静好坐在床边,脑子里一直闪过两人被掰断手指的画面,那清脆的骨骼声令她毛骨悚然,尤为令她不寒而栗的是慕子谦冷漠的眼神,他盯着他们做的,连眼睛都不眨,到底是有多狠的心才能如此残忍。

  忽而,卧室的门被推开,秋静好心颤了下,脚步声由远及近,一直到男人高大的身影屹立身前,将她笼罩在他的影子下,她才缓缓抬起头。

  危险的男性气息在鼻息间萦绕,她几不可察的深吸一口气,缓解凌乱的心跳。

  慕子谦盯着她,居高的角度可以看到她因为深吸气而起伏的胸口,他声音冷如冰,怕了?

  秋静好垂着眼,没有笑意的笑了笑,没!

  慕子谦挑眉,装!

  一个字,将她看得一清二楚。

  秋静好被看穿了心思,恼怒却没有表现在脸上,她缓缓起身,目光笔直的略过慕子谦,我去洗澡。

  擦肩而过,他握住她的手腕,秋静好回头,慕子谦盯着她,掌心里的手一扥,秋静好挣开束缚,走进浴室。

  对视的几秒,她依然选择了沉默抗争,这女人的性子怎么就这么倔!

  浴室的门在他眼前紧闭,慕子谦舌尖舔过牙齿,视线不经意扫过秋静好放在五斗柜上的包。

  眼眸一深,想起她被问及给谁打电话时略显慌乱的表情,走过去,将手包拿起,在手里颠了颠又放下。

  拿出手机拨通了傅飞扬的号码,查下少奶奶今天的通话记录。说完挂了电话。

  秋静好耳朵帖着门,借着花洒的声音做掩护,听到慕子谦的通话声,心里顿时一沉。

  她看了眼手表,呼出一口气,还好这个时间斯特凡送铭晋走了,家里的佣人应该出去采购日用品。

  草草冲洗后,秋静好淡定的走出浴室,慕子谦交叠的双腿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翻杂志,听到门声他将目光从杂志上抬起,看了她眼,放下杂志起身进了浴室。

  卧室的门被敲响,秋静好走过去,打开门,管家站在门外。

  少奶奶,晚餐好了。

  谢谢,知道了。

  关了门,秋静好路过五斗柜,视线瞟了眼手包,他刚才碰过了,但没有打开,她拿出手机,坐在面对浴室门的沙发上,用互联网给斯特凡发了封邮件,大致的内容就是告知他遇到了一个棘手的案子,担心对方通过技术手段查到斯特凡的宅电,让他注意任何不明身份的来电,不要让铭晋再接任何人的电话,管家也不要透露家庭人员的信息。她很快会结束案件,离开这里。

  删除邮件及网上登录记录后,秋静好将手机大大方方的放在茶几上。

  慕子谦赤膊着从浴室走出,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健硕的身材如行走的大卫雕塑,性感的马甲线一直延伸至浴巾下。

  秋静好起身说:管家来,说晚餐好了。

  慕子谦嗯了声,拿着毛巾擦湿漉的短发,抄起衣架上的浴袍穿上,转身朝门口走,秋静好跟着出了房间。

  安静的走廊,两人的影子被头顶的灯光拉出斜斜的直线,慕子谦的声音突然打破宁静。

  结婚当晚我说了什么,没忘吧?

  秋静好微怔,又默默的点头,没。

  他问:我说了什么?

  她答:对你忠诚。

  她似乎听到慕子谦笑了下,呵很好,记住你答应过的。你信守承诺,我也会遵守约定,诺言是约束双方的!

  秋静好默默的走,她没回应,但他知道她听得一清二楚。

  用餐后,秋静好回房间,慕子谦去了书房。

  关了卧室的门,秋静好站在卧室中央,以自己为轴心环顾整个房间,她想确定视频的去处,线路通往哪里。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在离开A国前找到视频资源。

  彼时,书房内的慕子谦黑眸幽暗,手指轻点桌面,屏幕上的女人在卧室内审时度势的观察针孔摄像机的线路,他就知道这女人顺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叛逆逃亡的心。

  秋静好在挂式电视后发现了拔掉插孔的针孔摄像机的接头,换句话说,沿着无线网络的线路,储存的设备有可能在别墅任何一个角落。

  她静静的坐回沙发,脑子里在回忆整幢别墅的构造,慕子谦所住的别墅一共四层,一层有十个房间,除去佣人所住的三间,她要搜索三十七间房间。

  眸光一厉,今晚开始!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试读结束,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