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柳沫宋钦轩小说免费全文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柳沫宋钦轩小说免费全文,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是甜味仙女执笔的经典小说,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讲述了柳沫宋钦轩的唯美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主要讲述了:他说你一点都不麻烦又是一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出手帮了她。她的心脏某处轻微塌陷下去,冗杂进些许不.........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柳沫宋钦轩小说免费全文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柳沫宋钦轩小说by甜味仙女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小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第10章他说你一点都不麻烦

  又是一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他出手帮了她。她的心脏某处轻微塌陷下去,冗杂进些许不易察觉的微妙感。

  肖厌开口打断她的思绪,别发呆了,宋总还在等着你呢。

  柳沫微微一怔,顺着男人的目光看过去;十米开外,黑色的宾利慕尚停在路边,车窗紧闭。

  她向肖厌道了谢,正欲离开的时候,唐家人一行人碰巧出门,撞在一起。

  真是冤家路窄。

  柳沫拉拢风衣领口,脚尖一转想离开的时候,乔欣安却一把将她的去路拦住:柳沫,还真没看出来啊,请的律师可是国内赫赫有名的一把手肖厌,你就这么怕沾上牢狱之灾吗?

  是。柳沫挺直脊背对上乔欣安割过三次的欧式双眼,冲着她笑得灿烂:所以乔大模特,真不好意思让你计划落空了。

  说完,柳沫转眼看向一旁脸色铁青的唐北泽:你让我四处碰壁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劳烦唐总,管好你多事的小三和事儿逼妈,我没闲工夫陪你一家子人闹!

  唐北泽俊脸写满不可置信,没想过之前对他千依百顺的女人现在会是这样一个态度,咬牙道:夫妻一场,没想到你居然是这幅嘴脸。

  对于柳沫来说,最没资格来质问她的人,便是唐北泽。她连眼神都没有扔给他一个,便径直转脸离开。

  十米开外宾利慕尚后座上的男人眯眸看着这一切,像在看一出闹剧。当然也没想到,今后,唐家人的麻烦会接踵而至。

  别看柳沫应对唐家人从善如流的模样,其实转过背早已浑身发软,那毕竟是她的梦魇。

  等走到车旁时,柳沫没开车门反而是扶着车身大口喘气,像是要把最后一丝软弱都给挤出来。而里间的男人不动声色地将她的一切细枝末节尽收眼底。

  宋钦轩的助理下车替她开了车门:太太,请。

  太太?

  这称呼,让柳沫不禁一怔。喔对,他们已经结婚,是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夫妻,只是她还没有习惯扮演起宋太太的角色来。

  上车之后的她有些拘束,身旁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是她新任老公,偏偏没有感受到半点温情,只有萧索的冷意。

  要知道宋钦轩可不是平易近人的类型,他是方圆十里生人勿近,整个人像是个冰块。

  男人手肘搁在车棱上,手指轻轻抚着下巴,整个人看上去卓尔不凡矜贵无比。他的目光望向窗外,深邃的眼里无明显情绪却好似住在星河大海。

  柳沫看得发了怔。

  看够了?耳边响起男人沉沉的嗓音。

  被拉回思绪的柳沫耳根一瞬红透,收回目光坐好,那姿势俨然一个中小学生做错事情一般。

  此时,宋钦轩转过脸来看她,目光平静专注,他注意到她还在忍不住有些发抖:你是怕我,还是因为刚刚的官司?

  都有。

  柳沫显然不会实话实说惹怒宋庆轩,只是缩缩身子:有有点冷。

  闻言,宋庆轩一个眼神,前方的助理就自觉地将空调加大。旋即,他解开扣子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扔在她腿上,淡淡吐出两个字:把腿盖着。

  原来他注意到她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丝袜。

  柳沫盯着自己双腿上多出来的昂贵外套,正想开口说不用,又想起自己没有哪一次能够成功拒绝宋庆轩的任何话语,于是选择缄口不言安然受之。

  身子渐渐暖和起来,大脑便开始放松,肆无忌惮地问出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宋钦轩,你为什么又帮我,我又欠你人情了。

  什么债最难还,当数人情债无疑。

  男人面上波澜不惊,眼底却晕开一团浓墨,低沉开口:你现在不仅是柳沫,更是我宋钦轩的太太,我不想让外人认为,我连一个女人都护不周全。

  他在护她周全。

  好半晌,柳沫体味出这话中之意,一抹不经意的红爬上耳根。

  后来的宋钦轩也没有想过,这般的周全,一护便是一生。

  眼下,两人同在后座默契地保持沉默,谁也没有主动去打破。

  直到车子缓缓在柳沫家小院门口停下,她才慢吞吞开口:谢谢你送我回家,今天官司的事情也很谢谢你。我就先走了。

  男人纹丝不动,也没转头看她,却在她拉开车门正欲下去的时候冷冷说了句:以后,不许对我说谢谢。

  柳沫怔怔地点头,目光从他英俊的脸上收回,心跳却在不经意之间漏掉一拍。

  下一瞬,一只修长莹润指骨分明的手夹着张黑金名片递过来,他说:这是我的名片,把我的电话存好,有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人找你麻烦,第一时间找我。记住,第一时间。

  伸手去接名片的时候,猝不及防触碰上男人微凉的指尖,柳沫像是触电般收回来,耳朵热。辣辣的。

  名片上宋钦轩三字以烫金楷体书写,她觉得有些烫手,赶紧将名片往包包里面放。

  放好后,柳沫抬起头对上男人沉沉如海的目光,她听见他以一种极为认真的口吻说:不要怕麻烦我,你一点都不麻烦。

  柳沫唇一动,却是哑口无言,她不敢说,她怕说错。

  其实,她一直都想问个究竟,为什么他要娶一个她这样一个离过婚又毁了容的落魄可怜鬼,这不是在自找麻烦吗?

  可他亲口说,她一点都不麻烦。

  柳沫心底升腾起莫名的微妙,只是她不敢去细细想,生怕自己想歪,岔了道。

  然后,她将外套轻轻放在座椅上,然后下了车。

  街头邻里大多从屋里走出来,站在自家院儿门口,对着昂贵的黑色宾利慕尚指指点点,又对柳沫侧目,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如火如荼。

  这一片从没出现过这么昂贵的车,柳沫垂着头快步走向自家的独院儿。

  果不其然,独院儿里的老槐树下,尽是热闹哄哄的麻将声,和周琳细嬉笑打趣的声音。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第11章求情

  麻将桌儿上的人齐刷刷地看向周琳:你家闺女这么能耐啊!这刚刚离婚没多久,就有人送她回家,那个车啧啧啧。

  听到这里,周琳再也坐不住,搓搓手站起身对大家说: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回来!\"

  周琳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屋子里面,一把拉住在客厅整理画具的柳沫:沫儿,谁送你回家来的,是在追求你吗?是不是之前那个

  哪个?柳沫面无表情地打断她,没停下手中动作只是淡淡开口:温兰口中的野男人。

  寥寥数语,噎得周琳讲不出半句话,她发现这个女儿自从离婚之后就变得有些陌生,冷血了很多。

  柳沫将晾好的画笔收进袋中放好,转过背发现周琳还站在原地看着自己,于是补充道:那不是谁都能轻易打算盘的男人,别追问了。

  这下彻底泼了周琳一盆冷水,讪讪出门回到麻将桌子上,其余人正想着八卦点什么,被周琳摆摆手拒绝了。

  转眼,时间与光景从天空正上方流过,一秒与一秒之间紧紧紧贴着离去。

  R城开春了。

  柳沫立在一座冰冷的墓碑面前,墓碑上的男人眉宇不凡,眼角虽细纹但也不难看出当年是个英俊如斯的男人。

  初春的晚风裹着万物生长的蓬勃,吹起她轻薄的刘海,一道霍然的疤痕刺目得很。

  最后,她弯下腰,轻轻将手中的白菊放在墓碑面前,爸,我现在挺好的。离婚又再婚,新的丈夫说起宋钦轩,柳沫顿了顿,然后呐呐道: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至少在R城,没人会想要招惹宋钦轩。

  滴——

  包中的手机传来短信提示音,柳沫掏出来一看,是宋钦轩发来的。

  来魅色。

  仅仅三个字,让她不禁觉得,果然是个惜字如金的男人,发个短信都这么简短。

  柳沫朝着墓碑深深鞠一躬,然后踩着如水的月光离开了烈士陵园。

  到魅色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左右的光景。

  柳沫盯着上方五彩斑斓的霓虹,回想起几月前在这里受的屈辱,忍不住一丝凉意从脚底爬上来。

  她驻足片刻,深呼吸,将脑中不堪的湖面甩出去。

  刚刚进魅色大门,便有一个胸牌写着经理的人迎上前来,冲着她恭敬微笑,柳小姐你好,宋总安排我来接待你,请随着我走吧。

  柳沫道了声谢,随着他朝里面走去。

  夜晚的魅色永远是个纸醉金迷的地方,男男女女,年轻又炙热的肉。体贴着彼此在舞池中扭动着,挥霍着青春,金钱,感官。

  柳沫被领到贵宾区,经理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宋总在1号桌,柳小姐。

  沙发中的男人双腿交叠而坐,整个人慵懒蛊惑,沉沉的眉眼在这霓虹灯光之中有着诱人沉沦的魔力。

  本是悠闲端着一杯威士忌垂眸细酌的宋庆轩,在她出现的时候抬头望过来,并朝着她轻轻招了招手。

  柳沫不由自主地捂住胸口,感觉被这魅色中的重金属音乐震得心跳加速。

  她走过去,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旁边沙发上的男人——唐北泽。

  唐北泽脸色铁青地坐在那里,独身一人,相比较身后站满保镖的宋钦轩而言,显得有些像落魄的野狗。

  柳沫僵在那里,一动不动,她觉得这个场面有些尴尬:前夫,她,新丈夫。

  坐这里。宋钦轩轻轻拍了拍自己身旁,眉目中竟有丝丝温和。

  早已神魂出体的柳沫怔怔坐到男人旁边去,紧张得一双手无处安放,攥紧搁在膝盖上。

  宋钦轩拿起烟盒,垂头从中咬出一根烟点上,一时间,英俊的面容被青烟拢住。他扫了一眼唐北泽后,对柳沫说:唐总有事儿找你。

  柳沫的掌心中全是水光,面上却端得个四平八稳,冷眼看着昔日前夫,你有什么事情吗?

  对不起。唐北泽微咬牙,额头遍布着肉眼可见的青筋,他不由自主捏紧拳头放下身段道: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这么过分,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原谅?

  柳沫杏眸微怔,满眼的不可置信,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面只蹦跶出一句话——唐北泽疯了。

  那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男人,现在却舔着个脸对她道歉,R城的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了。

  这让她不禁转过头去问宋钦轩:他这是怎么了?

  宋钦轩凉薄的唇角始终保持着戏谑弧度,他慵懒地将手搭在她的身后,懒洋洋地说:你自己问他。

  透过霓虹五彩的灯光,唐北泽额角的汗珠显得有些滑稽,被映照得泛光,他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宋总要收购整个唐氏。

  闻他所言,柳沫眼底不止是不可置信,还有十足十的震惊。

  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为了她?

  柳沫摇摇脑袋,把这些胡思乱想的念头全部甩了出去,然后在唐北泽投来求助的目光中再次摇头:那又如何,不关我的事。

  好一个柳沫!

  唐北泽差点被气得背过去,胸腔因为情绪激动而起伏得厉害。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对着这个破落户低三下四的求情,真的是让他直犯恶心!

  最让人无可奈何的是,他对一切的发展根本就束手无策,只能够看着柳沫这个贱人攀上一只高枝,将他狠狠地踩在脚底下,完全动弹不得。

  唐北泽眼底弥漫出屈辱,悲愤交加,怨恨,几种极为负能量的情绪拼凑在一起,几欲要将他的五官给撕裂。

  柳沫。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然后狠狠盯着坐在宋钦轩旁边满脸无辜的女人,你要知道,终究是夫妻一场,你要是真的让宋总将唐氏给收购了,传出去旁人说你不念旧情,怕是不太好听吧?

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试读结束,怦然心动甜妻娇养手册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