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女将》小春小说免费全文

《末世女将》小春小说免费全文,末世女将是垂丝柳执笔的经典小说,末世女将讲述了小春的唯美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末世女将》主要讲述了:怨毒之色随意抿了一口茶,将怀中昨晚老顽童给的那颗丹药拿了出来,虽然她知道这是洗髓丹,但是并不能分清品级,不过那个老头给的东西应该不差才对。管事接过瓷瓶,小心翼翼.........
《末世女将》小春小说免费全文

《末世女将》小春小说by垂丝柳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言情小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

《末世女将》第十章怨毒之色

  随意抿了一口茶,将怀中昨晚老顽童给的那颗丹药拿了出来,虽然她知道这是洗髓丹,但是并不能分清品级,不过那个老头给的东西应该不差才对。

  管事接过瓷瓶,小心翼翼的将瓶塞打开,顿时一股清灵的药香四溢,随意撇了一眼神色大变得管事,心中暗喜,老头子给的果然是好东西。

  姑娘,这东西太过于贵重,恐怕老朽不能做主,不知姑娘能否稍等片刻?

  随意点了点头。

  老朽姓刘,单名一个忠字,姑娘要是不嫌弃,就在此稍后尝一尝我们楼中的茶点。刘管事说完,恭敬的退了出去,脸上带着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喜色。

  随意挑了挑眉,不管在什么时代,实力权利,果然都是不可或缺的,不过是一枚丹药,这刘管事前前后后的态度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须臾,后堂传来一声清亮又骚包的男声:我倒是要看看哪个小丫头那么大的手笔。

  听到这个声音,随意不由得一阵头皮发麻,终于知道什么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来人一双白玉修长的手挑开了珠帘,入眼就是一个碧罗衣裙,眉眼还没张开的青涩小丫头,忍不住生了几分好感,再一想那洗髓丹,又多了几分探视与警戒。

  随意抬眼,一口清茶差点喷出来,来人一袭红衣,墨色的长发散在身后仅用一根红绳束缚,随意艰难的吞下口中的茶水,脸上不自在的抽了抽,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刚刮了胡子眉毛像两只毛毛虫的大叔是谁?

  那人好像没有看到随意的反应一般,只坐在了一旁,你就是洗髓丹的主人?

  乖乖,怎么看都不像,这小胳膊小腿的,也不像是抢来的,但是也没听过哪个大家最近购买了八品的洗髓丹,或者哪位大师练出了八品的洗髓丹啊。

  你就是红楼的主人?随意想破了脑袋也无法将这个满脸青色胡渣的大叔和这巍峨华丽的红楼联系在一起。

  在他的印象中,会穿这种妖艳红而且又是这么高逼格地方的主人,不应该是传说中的绝世美男子吗?即使比不上墨渊,至少也应该是云修战那样的才对啊!

  没错。不过这红楼的主人不止他一个而已,当然他是不会说的,只是接着道:我说小丫头,这丹药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我怎么没听说过红楼还有追根究底的规矩?随意不紧不慢的说道,红楼要是连这点胆量都没有,随意不信他能做到如此之大。

  男子咳了咳,神色有些尴尬,面对这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竟隐隐有种落于下风的感觉。

  在下红九,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随意眨了眨眼,红酒?怎么看都像是老白干!

  随意。

  咳咳,随意啊,随意好啊!随意要怎么称呼呢?小娘子?丫头?一时间竟忘记将面前的这个小丫头与名满地界的随家联系在一起。

  直到身后的刘管事出口提醒,他才想起来随家是有一个三小姐叫随意来着,再一想自己刚才差点做出蠢事,更是无比的尴尬,赶紧将心思放在了正题上。

  红九轻咳一声,小丫头你想要以什么底价拍卖这枚洗髓丹?

  随意狭长的眸子略微挑过一抹思索,对这个行情她又不熟悉。

  不懂行情的人似乎很容易被坑,她的粉唇轻勾上一许玩味,我不懂行情,不过若第一次能合作愉快,我以后自然也懒得另找别家。

  红九墨色双瞳带上一分欣赏,小丫头话外之意却是带了许警告,红楼向来公道,定会让你满意而归。

  随意的唇角浮上一抹笑意,如此再好不过,我待会也想要拍下一些药,若是足够,便用这枚洗髓丹而拍吧。

  红九的笑容也沁上几分喜意,这次的拍卖会加上八品洗髓丹,一定又能成功为红楼造上势,到时看那几个平时爱揶揄他的这一次也该对他福气了,不然一个个的总笑他是二愣子。

  其实随意还是开了口,一双凤眸里的冰霜融化了些,却带着一分促狭,红九大叔,你若是能把这身形象改改,还能算是一个帅大叔的。

  真不知这红九大叔怎么是个这般品味,她突然有些佩服红楼的管事和小厮,天天对着这副形象还能保持毕恭毕敬。

  红九知道自己被揶揄,也满不在乎,那几人不都说了吗?这是走特立独行路线,打造邪魅猖狷花式美男。

  平常人自然不懂他这身打扮的真正内涵,小丫头,爱慕之情你就不用表达了,老牛不吃嫩草。

  小丫头这般想要他改下形象,还不就是想要他成为她心中完美之人,他还是得现在说清楚,小姑娘啥的最容易死缠烂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更是无穷无尽。

  随意庆幸自己之前只缀了口清茶,不然这下该是得全喷红九身上了。

  若是他真是个亮瞎她双眼的红衫邪魅风范的美男子,说不定她或许还能有些其他的想法。

  现在看着他这毛毛虫般的眉眼,抱歉,大叔不约,她没有重口味的爱好。

  还好红楼事务繁忙,红九又交代几句,便离开了。

  刘管事又将随意请入二楼的包厢,能够清晰地看到拍卖场上的人和事,对视线的确不错。

  又很快有十几人陆续端上果盘和一些茶点,刘管事道:若是姑娘没其他的吩咐,老奴这就退下了。

  嗯。随意对管事的态度还是满意的,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果然没错。

  这让她更加坚定要拜老顽童为师的打算,学会炼丹,其实她对炼毒才是最感兴趣的。

  看谁不爽,一颗毒药扔出去,轻松了事,还费了自己打斗的气力。

  对她这种懒性成病的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诱惑。

  捻了块茶点入口,便也一心看起底下的拍卖境况。

  红楼果然是大手笔,这个拍卖师可都是三品灵师,她的精神力慢慢放出去,更能感受到红楼下多处都有着高深莫测各股气息。

  虽然不知这气息是红楼的人,还是其他势力,但总之,红楼能够办这样一场声势浩大的拍卖会,背后的势力能弱了哪去?

  拍卖会上拍卖的物品都是天材地宝,必然为很多人所虎视眈眈,想要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夺到宝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红楼要是一点势力都没,还怎么保护好这些宝物。

  拍卖师开始拍卖的一些宝物,兵器什么的,让随意很快垂下了眸,慵懒地靠在榻上。

  越前面拍的宝物便越低级,她现在什么都缺,唯独不差这个时间。

  但看的出还是有很多人抢的,毕竟在红楼这样的大型拍卖会上,就是再低级的宝物,也是让人心之所向,给门下弟子作赏赐也是不错的。

  等她建了势力,应该也会买一些,不然没有利益,谁会跟着你?

  好在拍卖会的热情一丈高过一丈,在随意眯着眼休养生息时,拍卖师接下来宣布的物品让随意睁开了双眸。

  洗髓草,这一棵洗髓草的杂质经过红楼的炼丹师提炼后,已经是少了许多,可以用它炼制二品洗髓丹,失败几率很少,当然啦,也要看炼丹水平。拍卖师看着底下还未说完便已是热情高涨的人群,也是非常满意。

  不过这都是开头菜,待会就该是重头戏了,八品的洗髓丹,这可是难得的宝物。

  八品炼丹师都太少,一般就算练出了的丹药那也是至宝,很少会哪来拍卖。

  八品炼丹师练出来的只要拿出来,都是太多人哄抢,压根不会来拍卖。

  把这洗髓丹拿出来拍卖之人应该是缺钱,不然怎么会把这等至宝拿出来拍卖。

  它的底价是五万两银,这个价格可是极其实惠,五万两银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你们还在犹豫吗?还不马上把它带回家吗?对炼丹师来说,它更是不可得的宝物哟。拍卖师想到待会的至宝,一张脸都是涨得通红。

  他有把握,这一次的拍卖会一定会创下红楼的新记录,甚至不是能被人一时超过的。

  随意唤人进来,刘管事做事细致,还留了一个侍女侍候着,她吩咐侍女,她要拍下这个洗髓草,正好拿来练洗髓丹。

  洗髓草的价值跟洗髓丹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刘管事的默认下,侍女不断地提高价格,成功为随意拍下了洗髓草。

  随意又拍下了几味药材,剩下的天材地宝也有过一款她稍稍中意的,是八宝果,能够让女子的容颜变得更美,不过对她来说,是中看不中用。

  她对容貌向来不太看重,但八宝果却是被推到了高潮。

  毕竟在哪个地方,在乎容颜的女子只多不少,拍这个的人一般除了大家小姐,便是大家公子。

  大家公子拍八宝果,无非就是用来讨美人欢心。

  最后拍下八宝果的人倒还是熟人呢,她嘴脸泛起一分玩味。

  随家的随蓉呢,脸上的疤痕淡了些许,看来这些日子没少在那张脸上花功夫。

  随蓉似乎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向二楼包厢看来,和随意对视,却是眸中迅速闪过一分怨毒之色。

  随意不以为意,和一个不在乎的人,她也是懒得计较。

  若是那些人非要来触她的眉头,自然另谈。

  而拍卖大会又一次进入了高潮,则是随意拿出来的八品洗髓丹。

  拍卖师满脸涨红,激动得言语音量都比平常格外大了几分,八品洗髓丹,至高炼丹师炼制而成,平时可是极不易见,难得的至宝,底价七十万银,绝对物有所值。

  也显然没人觉得贵,一个个更是举起手中的号码牌,报起价来一轮高过一轮。

  最后以一个黑衫男子两百万银拍了下来。

  随意却是若有所思,不知为何,明明记忆中不曾见到过这个黑衫男子,却莫名地有一种熟悉感。

  黑衫男子拍下后,却就迅速离场,这让她想拍卖会结束后就跟上看看的心思也是就此打消。

  微微恍然,却又很快被最后一件天材地宝吸引,这件可是比八品洗髓丹的价值还要高。

  青龙蛋,淡淡的青色气体围绕在那个蛋上,却充溢着一种不能让人忽略的灵气。

  随意却是隐隐从蛋上看到了一副图像,再一睁眼,却又如常,若不是对自己的视力有自信,她怕也会觉得是自己眼花。

  不过看归看,她却没打算拍下,她又不打算当驯兽师。

  心里却是一道清冷的嗓音——把它拍下。

《末世女将》第十一章商量对策

  她差点没咬牙切齿,败家的男人,她还打算多充点小金库呢。

  这是为你好。墨渊冰冷的声色不带一丝感情。

  她只能示意侍女把这个拍下来,不论付出多大代价。

  这男人说得也没错,青龙蛋应该对他有一定的用处,他这一魄快点出去,她就能快点解放。

  她成功拍下了青龙蛋,去后台结算时,又是红九,穿着的红衫依然鲜艳得湛着随意的一双眸。

  小丫头,这次可满意?他跟那几个人商量了一下,青龙蛋和洗髓草能够跟八品洗髓丹平价交换。

  其实八品洗髓丹虽然难得,但青龙蛋更是珍稀。

  这次之所以能够跟小丫头交换,也是他们都觉得这小丫头以后定不是个平凡的,得用长远眼光看待。

  大叔,合作愉快。随意的一双素指撩起耳畔青丝,却是沾染几分风情。

  随意知这次可以说是欠红楼一个人情,也无妨,下次会有还的机会。

  回到染竹院,秋实早已等候在此,把她之前未说完的话继续说完。

  随意的嘴脸抽了抽,也未说怪秋实,她今日拍下的物品怕也不是随家能够轻易付款的。

  恐怕还得再起波澜。

  她让秋实守在阁外,若有人来,能挡则挡。

  把青龙蛋放在锦被上,她却是闭上双眸。

  果的,不几刻,便是起了白雾,随意也再无除时的些许惊慌,从容地等着墨渊出现。

  你要这个究竟何用?

  墨渊双瞳中的寒星未褪去半分,不该你问的别问。

  一成不变的黑袍,冷意似乎也更甚了几分,唯有那精致若雕刻出的俊容若多了分突如其来的喜意般。

  随意撇撇嘴,一张小脸也是泛满了寒意。

  而又发现墨渊一直看着她,看我干嘛?

  你还不炼丹?

  嗯?你要帮我?随意眉头跃上一分喜意,这男人总算还有些良心。

  墨渊冷淡地点头。

  他要随意拍下这颗灵兽蛋,也就是因为他要协助随意炼丹,不过凭他现在的状况,只有吞噬了灵兽蛋,才能够帮助随意。

  随意也算明白了墨渊的意图,不会早说吗?害她碎碎念了这么久。

  药炉现在她代掌管,正好方便了这次炼丹。

  她去了炼丹室,墨渊自然是消失了,直到她把人都驱散出去。

  却是拿出了洗髓草和其他的药材,按着古书抢地方法,轮这次序放进了药炉内,催动着灵气向药炉而去。

  墨渊看着大皱眉头,这女人这样弄,浪费了太多的药力。

  而这时墨渊也开始有了动作,却是双手一挥,一道黑色的气体包裹在灵兽蛋上,和青色交相辉映,倒像是一朵双生花在争着藤蔓。

  最终还是墨渊胜了,青色气体越来越淡,黑色气体包裹着灵兽蛋却是投向自己体内。

  纯度不错,墨渊冰冷双瞳总算泛起了分笑意,这次,应该能恢复一些力量。

  墨渊吞噬完成之时,气息一时庞大了不少。

  随意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一股威压,有些稍稍地喘不过来气。

  少花痴,认真看。墨渊提醒着。

  随而双手结印,操控着灵气却就若准备掌握着火候般,对火焰收放自如。

  而所有药材却仿佛陷入了一个漩涡,交杂在一起,很快便化成了一堆细末。

  随意闻到一种极涩的苦味,不过也只是几刻,很快便开始融成了形,更是散发出隐隐的清香。

  收。墨渊手轻轻一动,灵气就若没存在过般荡然无存。

  随意惊喜地看着药炉里成形的洗髓丹,纯白的眼色,这便是二等洗髓丹么?

  看的出的确没有老顽童的八品洗髓丹那般好,但却也是不错。

  收好洗髓丹,她却是预备着跟墨渊算账,谁花痴了?

  墨渊瞍了随意一眼,眼中的轻视犹然而现,再次消失。

  这是华丽丽地鄙视她的节奏啊,真是可恶。

  随意诅咒完,看着一旁还剩一份的药材。

  刚刚那个男人的做法,她都看在眼里,还就不信了,会比那个混蛋差。

  只不过,随意悲催地发现,自己明明也是按着那个男人的步骤操控,但总感觉还是少了些什么。

  虽然最后洗髓丹炼制成功,但炼制出来的颜色却不像那混蛋的一般纯白,只能算是白瓷色。

  她居然比那混蛋差!

  空气中却是传来一声冷哼,似乎是在笑她的不自量力。

  不用想都知道是墨渊那混蛋。

  随意踏出了门,却是焦急等待着的秋实。

  秋实额上还冒着一层细细的汗珠,小姐,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随意自认这次可没做出什么事,找我作甚?

  云家来问罪了,大长老让小姐一同前去商量对策。秋实解释道。

  随意淡淡地点头,料到云家会来,只是没想到云家会来的这么快。

  来到正堂,却就是见大长老还有随觉、随悟等都站在一旁,唯有一青袍的中年男子高坐于堂。

  中年男子见随意来了,目光只是冷冷地撇了一眼,便很快移开,一个小小的随家姑娘还不值得他多看几眼。

  大长老,我希望你们随家能够给云家一个交代,有些事你也是懂的,云家这些年可没少对随家进行庇护,没有云家,你以为你们随家还能到现在吗?

  话说得越来越难听,大长老的眉头都紧纠了几分,随觉更是青筋微起,随悟脸色也有些难看。

  只是,随家弱于云家,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这个世界弱肉强食,云家想要覆灭一个随家,只是翻翻手的事。

  大长老看着进来的随意,清明的双眸却是敛上一分希冀,这是随家的希望。

  他期待着,随意能够有朝一日,带领着整个随家走向巅峰。

  随意微躬身一礼,再抬起头眸中却泛不起一丝波涛,双眼沉得就似一潭死水,往内透了却是让人一惊的阵阵寒意,我们随家可曾写过据条,一定要将七腥草送给云家?云家也可曾写过信,让随家送去七腥草?

  中年男子微愕,这随家姑娘竟这般大胆,而脸色一沉,我云青一向不喜欢撕开了看事,既然你们随家的姑娘一定要把话说开,那今天就好好说道,就凭云家对随家这些年的恩情,随家难道一株七腥草也是舍不得给云家了?若如此,以后随家和云家也算是不用往来了。最后一句的语气尤其重。

  随觉的清容也是微微变色,看向随意的目光带了一分责怪。

  随意怎么就知给随家惹来麻烦,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若是随家和云家从此不相往来,那么他能打包票,失去了云家的庇佑,随家会很快被吞噬掉。

  随悟也是瞪了随意一眼,当初就不该留下她,这得给随家惹来多大的祸害。

  唯有大长老,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动。

  随意却是嘴角微微挑上一抹笑意,大长老这是默许她的做法。

  她承认,整个随家,大概有眼光的应该就是大长老一人吧。

  那如果我说不需要七腥草,也可以救下云家长子呢?

  随意,你别在这说大话!随悟斥道,放大话,到时影响的可是整个随家。

  云青的眸却挑起了一许不悦,随家姑娘应该不至于说没把握的话,她看着也是个明白人。

  若随家能够治好大公子,便是没了七腥草也就不再那般重要了。

  随家姑娘说罢,若是真能治好大公子,这七腥草也就此揭过,云家也一定会对随家重谢。

  随意狭长的眸子缀过一丝玩意,过几日我们便去云家为大公子救治。

  云青刚硬的脸庞染上一分喜意,好,那我这就回去向家主禀报这个喜讯。

  在云青离开后,正堂却若一锅水烧开了般,再不复先前的低压。

  意丫头,你这样说,若是到时没能救得云家长子可如何?我们随家上上下下的性命可都是被你害了啊!随悟指责道。

  心里却是有些不安,若是随意真的不能治好云家长子,随家便是真的完了。

  随觉也是微带愠色,不管怎的,随意此举便像是一场赌博,一旦失败,随家就要因此而覆灭。

  而大长老却还是说不上什么感觉,一双沉如水的眸子只是直直看着随意。

  代价,的确大。

  不过,他愿意赌一次,意丫头,可别让他失望。

  除了意丫头,各自散去吧。他驱散起众人,就连作为家主的随觉也一道离去。

  大长老。随意微微垂眸,眸子的一片冷色似乎松动了些许。

  大长老这是默许她的决定,无论如何,她的确感到一分暖意。

  这的确是场华丽的赌博,赢了,随家从此大盛,输了,随家自此败落。

  她是觉着随家上下都会反对的,这才有那出先斩后奏。

  你可有把握?

  随意说有,大长老可信?随意抬了眸,一双美目再未躲闪分毫。

  大长老威严的双目与随意对视着,唇角却是微微划上一个弧度。

  你也去吧。

  是,随意告退。随意出了正堂,她也不懂大长老究竟是何意,但看来,大长老至少不反对,且隐隐中有一种支持她的意味。

  而回到染竹院,随意却是察觉阁中有一股气息,绝对不是墨渊,难道是他?

  推门一进,小女娃,好久不见,可想小老儿了?老顽童一张华颜却笑得若绽了花般璀璨。

  随意自然想前辈了,咳,若是前辈愿意收随意为徒,则更加想前辈。随意眸中却是掩不住的惊喜和意料之中。

  老顽童应该是来验收成果来了。

  老顽童今日是带了断肠丹来的,但这么个合胃口的女娃子,不收可就是错过了。

末世女将试读结束,末世女将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