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小说-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孔紫蕊蒋天逸)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由噼噼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孔紫蕊蒋天逸,内容主要讲述:孔紫蕊不混娱乐圈,却是经常在娱乐圈游走的花蝴蝶——人称娱乐圈和时尚圈的宠儿,男人们心中的完美女神。然而完美女神却独独只对S市那个低调又神秘的蒋少情有独钟,经常性拉着蒋少在媒体大众面前大秀恩爱,撒尽狗粮。而只有蒋少知道,这个女人,一直都是“身在营内,心在外”:“孔紫蕊,你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人...
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小说-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孔紫蕊蒋天逸)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由噼噼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孔紫蕊蒋天逸,精彩章节欣赏:

《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第10章 我孔紫蕊还不屑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

南楠不可置信地转身,看到屏幕上播放的那一个个不堪入目的画面。

那个赤身裸体在男人身下风情万种的女人不是她南楠还有谁?而那个在她身上奋力播种的男人脸上虽然被打上了马赛克,但是她还是可以清楚地知道他就是她的前男友——宸氏影业的少东家宸东。

南楠浑身都在颤抖着。

怎么会这样?

她跟宸东虽然分手了,但是却一直都有在一起做,但也只是男欢女爱,各取所需。

只是,只是,每一次她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她甚至连到外面跟他去开房都不敢去,他们要不就在她的高档公寓,要不就在他的豪宅别墅里做。

只有这两个地方是最安全,最不让人发现,因为这两个地方保密性是最高的。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那些亲密的床照还是会被曝光出来?

而且还在这样的场合被曝光出来!

南楠不用回头,她也感觉到来自现场四面八方对她的指指点点。

她才刚刚站在人生的云端上,这么快就被无情地从高处摔了下来。

让她粉身碎骨,让她生不如死。

这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出,确实也大大出乎了孔紫蕊的意料之中。

孔紫蕊怎么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劲爆的一幕出现。

她更加想象不到,南楠在私生活方面竟然这么地放浪。

她也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看到那么火辣的镜头,她都会感到面红耳赤。

太火辣,太劲爆了。

难怪当初她姐姐的未婚夫宸东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被这么浪的妖精缠着,能不神魂颠倒,能不丧失了心智吗?

她突然觉得蒋天逸很可怜。

他一个天之骄子,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这么奔放,这么放浪的女人吗?

真是可怜,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就这样被扣到了头上。

南楠怔愣了一会,突然猛然转身,急切地看向了vip席上的蒋天逸。

蒋天逸早就已经黑沉着脸,一瞬不瞬地盯着大屏幕。

南楠紧咬着嘴唇,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最后,蒋天逸一句话也没有说,怒气冲冲地拂袖离开了颁奖典礼。

还想大撒狗粮趁机刺激一翻南楠的孔紫蕊被突如其来的艳照给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

孔紫蕊不动声色的冷眼旁观着,嘴角扯出了一抹嘲讽。

看来南楠这个女人在这个圈子里都是得罪人多,称呼人少,人缘并不怎么好了,要不然,不会上演这么一出床照大回放的。

呵呵,南楠啊南楠,本来还想在这给你撒点狗粮隔应一下你的,看来现在不用了。

就这些香辣的床照就够你焦头烂额的了。

孔紫蕊看热闹般幸灾乐祸的神色扫了一眼一身狼狈不堪的南楠后,跟着也快速地离开了颁奖典礼。

孔紫蕊才刚踏出客登国际大酒店,一双迥劲的大手突如其来就扣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蒋天逸那幽深的眸子就这样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孔紫蕊立马娇笑出声,笑意吟吟,媚态有多风情就有多风情:呦,敢情蒋总是来接我这个未婚妻回家的?

说完了还不忘给蒋天逸抛了一个媚眼,整个人都快缠上去了,娇滴滴地调侃他道:还是,蒋总看了刚才那么火艳的床照也想和我这个未婚妻来一发?

蒋天逸很嫌恶地把她推开,但是迥劲的大手还是紧紧地扣着她,很是嘲讽地道: 怎么?高端设计圈最炙手可热的美女设计师原来是这副德行?你的粉丝知道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是这样一个放荡的女人吗,嗯?

孔紫蕊皮笑肉不笑:我不放荡,蒋总在我的床上能爽翻天吗?

顿了顿,孔紫蕊红唇弯了一个娇媚的弧度,说的很随意:我再怎么放荡,也不会重口味到当众播放我们恩爱缠绵的艳照出来的,这点蒋总完全可以放心哦。

是你做的吗?嗯?你为了嫁给我,就真得什么都做得出来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得她身败名裂!她得罪你了吗?就因为我爱的是她,你就要这样对她进行毁灭性的伤害?! 蒋天逸冷得让人发慌,对孔紫蕊更是咄咄逼人,好像恨不得要把她吞进肚子里。

孔紫蕊低低地笑着。

她就说嘛,蒋天逸怎么会专门在这里等着她出来。

原来是为了他心爱女人的床照事件来质问她。

孔紫蕊也不怕死,就这么挂在蒋天逸的身上,眼睛泛出无辜的神色,巴眨巴眨地看着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蒋总不懂?

要是南楠小姐行为举止端庄的话,会凭空出来这些床照?

还是蒋总被戴了这么一大顶绿帽子,气不打一处,就找我来发泄了?

而蒋天逸见孔紫蕊牙尖嘴利的样子,怒极反笑,直接把她从自己身上抓了下来,语气含着警告:孔紫蕊,你最好别让我抓到把柄是你做的,否则我一定会掐死你。

孔紫蕊冷笑:掐死我?为了那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蒋奶奶要是知道,你为了那个给你戴了不知道多少顶绿帽子的女人把她明媒正娶的孙XF给掐死了,蒋奶奶会不会被你给活活气死?

还是,蒋总的特殊癖好,特别喜欢戴绿帽子?从头绿到脚,嗯?

蒋天逸的眼神,凌厉的看着孔紫蕊,噙着震怒,带着浓重的质问: 你很恨她?你跟她有仇?

孔紫蕊挑眉,笑的没脸没皮的,轻描淡写地话锋一转:难道蒋总喜欢给你戴绿帽子的女人?那我就真是卡哇伊了。

我孔紫蕊随便招招手,多的是器大活好的小鲜肉前仆后继地来,到时候蒋总想要戴多少顶绿帽子都不是问题。

孔紫蕊彻底激怒了蒋天逸。

他早就已经崩不住了,气急败坏地直接掐住她的下颌骨: 孔紫蕊你敢!我蒋天逸用过的东西,就算不要了,别人也休想染指!要是别人染指过我蒋天逸用过的东西,我宁可毁了,也不会再要!

很蒋天逸式的霸道。

很蒋天逸式的洁癖。

好像听出了什么言外之意,孔紫蕊黑白分明的眼眸狡黠的转了转:蒋总,有图有真相,别人已经染指了你的南楠小姐,你准备毁了她?

说完,孔紫蕊还很狡黠地装出了一副很震惊,很不可思议地表情。

蒋天逸真是彻底地被这个女人给气个半死,口无遮拦就这么吼了一句:我他妈的什么时候上过南楠了?!

《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第11章 我当然就是蒋太太啊

孔紫蕊一脸诧异地看着这个男人。

劲爆消息啊!

果然如孔紫蕊猜测的那样,蒋天逸从来就没有跟南楠啪啪过!

难怪嘛,难怪那次蒋天逸就像饿狼投胎一样,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敢情他是憋疯了?!

蒋天逸挑眉,有些嫌恶的上下打量着孔紫蕊,要不是上次那碗汤有问题,我也不会上你!

本以为孔紫蕊会抓狂,谁知道小姑娘只是懒懒的笑了笑,没脸没皮:最后蒋总不是上了吗?

很得意?很有成就感?嗯? 蒋天逸的三观算是彻底被刷新了,他没有想到,看似冷艳无双的所谓的完美女神 ,说起荤话来也可以如此的坦荡。

孔紫蕊笑眯眯的看着蒋天逸,那明艳艳的小脸都凑了上来,几乎是贴近了他的那张俊脸,一脸嫣坏:嗯,被国民男神上了,是挺得意,挺有成就感的。

说不定,小国民男神都已经在我的肚子里生根发芽了。

孔紫蕊脸上的那一抹得意,蒋天逸恨不得狠狠地把它给撕碎。

孔紫蕊,你还要不要脸?! 蒋天逸脸色阴沉,却又带着一丝的无奈。

在商场上什么样的人他都见过,不过能像面前这个小女人让他这么无奈的,就真的少之又少。

孔紫蕊怔愣了一下,突然就明媚的笑了,笑容也越发的明媚和妖娆:要脸做什么?我要蒋太太这个名头就足够了。

纤长白皙的长腿有意无意地蹭了蹭蒋天逸的西装裤,外人看来,俨然一对在调情的情侣,暧昧地让人遐想联翩。

蒋天逸很嫌弃地想要推开孔紫蕊的时候,一身狼狈不堪的南楠就这么急冲冲地从颁奖典礼里冲了出来。

眼尖的孔紫蕊一看到南楠的身影,就越发的来劲,玉藕般的小手就这样勾缠上了蒋天逸,举止亲昵,俨然一对甜蜜的恋人。

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南楠明显地怔愣住了。

对于蒋天逸她是再了解不过的了。

他有极其严重的洁癖,严重的程度到了他对陌生人的肢体接触很抗拒,简直是到了厌恶恶心的程度。

对于她这个交往了快四年的女朋友,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接触也只是十指相扣,情侣间甜蜜的接吻就更是少之又少。

但是此时此刻,她的逸哥哥不但没有把贴在他身上的女人推开,她更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丝毫的厌恶反感之色。

南楠在意有女人对她的男人投怀送抱,但是更在意的还是她的男人对这个女人的态度。

她的逸哥哥竟然不排斥,不反感这个女人的接触!

而且还是这么亲密的接触。

老公软糯娇嗔的语调,你忍一忍好不好,我知道你难受了。

但是,我不要在车上,也不要去酒店,你不要那么猴急,好不好嘛?回到家,你想怎么样都行,你要怎样我都听你的,好不好嘛?

逸哥哥这个女人是谁? 南楠最终还是忍不住地爆发出来,一脸委屈地看向了蒋天逸。

孔紫蕊才有意无意地很得意地带着挑衅的目光看向南楠,挑眉,笑的风情万种。

南楠这才看清楚,像八爪鱼一样挂在她逸哥哥身上的女人不正是那个被男人们誉为完美女神 的孔紫蕊吗?!

她的逸哥哥什么时候跟这个女人搞在一起的?

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听到声音,男人明显惊愕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想推开缠绕着他的女人。

孔紫蕊却 不给对方任何推开自己的机会,突然踮起脚尖,吻上了蒋天逸。

动作一气呵成,丝毫没有任何的违和,就是很自然而然地动情接吻。

逸哥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南楠带着哽咽,不敢相信的看着蒋天逸。

她身陷床照风波的困扰,她在颁奖典礼上经历着从云端摔下谷底的痛苦,她受着别人的非议,白眼,嘲笑,她弄得一身的狼狈不堪。

而那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的男人,却一声不吭转身扬长而去,然后迫不及待地跟别的女人深情拥吻。

她真得受不了了。

这无疑就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没有比这个更让南楠痛心难耐了。

知道自己目的已经达到,孔紫蕊故作被打扰到而迅速离开了蒋天逸的唇,但是那视线却直直地落在了南楠的身上,不悦地扬眉,却尽是挑衅。

孔紫蕊低低的笑了,那种嘲讽的笑意直达眼底:呦,你不就是那个在颁奖典礼上播放的那些香艳火辣的照片的女主角?怎么突然跑出来了?是要去找照片中的男主角吗?

很快,一道疏离冰冷,却包含着浓重警告的低沉男音传来:在胡说八道什么了你,嗯?

漂亮的丹凤眼就这么忽闪忽闪地,似笑非笑的看着蒋天逸,声音软糯,又带着一丝撒娇的口吻:老公,人家又没有说你就是那照片的男主角。

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而且你只对我有反应,你又怎么会上那些公交车 呢?

你说谁是公交车了你? 南楠怒不可赦,很粗鲁地一把把孔紫蕊从蒋天逸身上给拉了出来。

孔紫蕊扯了一抹很不屑地笑意,漫不经心的口吻:谁对号入座谁就是公交车呀。

南楠气得咬牙切齿,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眼底里尽是狠戾。

逸哥哥她是谁?很快,南楠指着孔紫蕊,质问起蒋天逸道。

蒋天逸还没来得及开口,孔紫蕊就抢先了一步,笑意更加的邪肆:敢情南楠小姐沉浸于男女之事都没有时间看头条刷微博吗?

就算南楠小姐彻夜忙着游走在不同的男人之间,上次在上虹桥机场,南楠小姐不也是亲眼目睹了蒋少向我求婚的那一幕吗? 孔紫蕊不显山不露水,极为平静地就好像说着一件家喻户晓的事一般。

孔紫蕊还不忘补了一刀,煞有其事地抚摸着她的小腹,一脸的娇羞:说不定现在,翻版 小男神已经在我这里安家了。

很快,孔紫蕊眉眼里就风情辗转,娇嗔地对着蒋天逸道:老公,都怪你啦,每天晚上都要拉着人家造翻版小男神。

人家能不怀上吗?老公,趁人家还没有显怀,我答应你我们先举行婚礼啦。

《狂肆娇妻天价老公实力宠》第12章 吹吹就不疼了,棉花糖最乖了,不哭了

恬不知耻! 南楠恼羞成怒,猝不及防就给孔紫蕊甩了一个耳光。

孔紫蕊白皙嫩白的肌肤上火辣辣地被印上了五个手指印。

孔紫蕊,我得罪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要抢我的男人?南楠眼睛猩红,面目狰狞地嘶吼道。

孔紫蕊嗤笑了一声。

南楠,你也有今天了吗?

你终于是尝到了被别人抢走自己男人的滋味了吗?

这就受不了了?这就恼羞成怒了?这只是小case而已。

等我孔紫蕊正式成为蒋太太的时候,你是不是要疯掉?

抢你的男人?你确定蒋少是你的男人吗?在S市谁不知道,蒋少是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既然单身,何来是你南楠的男人之说? 孔紫蕊也没跟她动怒,仿佛刚才的那一巴掌没有打在她的脸上一般,但是语气却是咄咄逼人,寸步不让。

牙尖嘴利的孔紫蕊,让南楠一时的语塞:你

难道我说错了吗?还是南小姐把你跟蒋少这几年闹的绯闻还有花边新闻当真了呢?南小姐戏精上身了?绯闻永远就只能是绯闻,就算南小姐想把它当成真,也要问一下我——蒋少正牌的未婚妻同不同意了!

南楠咬牙切齿,脾气瞬间蹭蹭蹭就上来了。

她的手想也不想就扬了起来,想像刚才一样甩手给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女人一个耳光。

但是孔紫蕊这次却没能让她如意。

孔紫蕊几乎在她扬起手的同时就伸手抓住了南楠的手:南小姐,刚才那次是因为我的掉以轻心才让你有机会打我。

你以为这次你还会有机会?我绝对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再发生了。

我孔紫蕊并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想打我,先看看你够不够斤两。

孔紫蕊的手很用力的扣着南楠的手腕,一点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啊,疼逸哥哥我疼南楠就这样装成了一副可怜巴巴,受尽委屈的模样看向了蒋天逸。

孔紫蕊嘲讽地看了南楠一眼。

疼?这就疼吗?

比起她刚才的那一巴掌,这点疼算得了什么?

孔紫蕊用脚指头也能想到,南楠分明就是想博取蒋天逸的同情,让蒋天逸怜惜她。

果不其然,蒋天逸目露凶光,狠厉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孔紫蕊握着南楠的手。

她说疼,你没听见?快放开她!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蒋天逸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吼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虽然早已经有心理准备蒋天逸会护着南楠。

但是到了真正听到从蒋天逸口中说出来维护南楠的话,孔紫蕊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的难受。

那种感觉,就像小时候在孤儿院别的小朋友欺负她,院长妈妈却指责说她的不是一样。

只是那个时候,她有小丁哥哥。

她的小丁哥哥会给她棉花糖哄她笑,哄她开心,能让她破涕为笑。

现在却再也没有人心疼她了。

小丁哥哥不见了。

妈妈也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就连一直跟她相依为命的姐姐,也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没有人再哄她,没有人再疼她,没有人再爱她了。

突然地,那种委屈的感觉就油然而生了。

不过,孔紫蕊眼眸中的那一丝痛楚,那一丝委屈很快就消失殆尽了,取之而代的是她的倔犟,她的死磕到底。

深呼吸再呼吸后,孔紫蕊冷冷地看向蒋天逸:我只是正当防卫,就算是警察来了,有理的那个还是我。

蒋天逸不动声色,那迥劲的大掌不但迅速地把她扣着南楠的手给拿开,而且还反过来死死地捏住了孔紫蕊的下颌骨,那狠厉的神色就好像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在S市,还没有人敢动我蒋天逸的女人,懂?更没有人敢忤逆我。

要不是看在我奶奶的份上,你的下场不知道会有多惨。

滚!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再看到你!

蒋天逸说完,一个甩手,孔紫蕊就被丢了一个猝不及防,就这样摔倒在地上。

逸哥哥我疼南楠瞄了蒋天逸一眼,委屈巴巴地,眼里的泪水就这样一下就涌了出来。

刚才那个狠厉的蒋天逸瞬间就变得温柔多情了,拿起南楠那有丁点儿发红的手,柔柔地在手背上吻了一下,接着又吹了吹:吹吹就不疼了,棉花糖最乖了,不哭了

吹吹就不疼了,棉花糖最乖了,不哭了

吹吹就不疼了

棉花糖最乖了

不哭了

孔紫蕊猛然地抬头,惊愕地看向了蒋天逸。

是她听错了吗?

吹吹就不疼了,棉花糖最乖了,不哭了

蒋天逸怎么会说这句话?

这句话是她的小丁哥哥在她每一次受伤的时候跟她的说的话。

一模一样的一句话,却不是对她说的。

孔紫蕊自嘲地一笑,然后泪水就再也制止不住地簌簌往下掉。

她突然很想很想她的小丁哥哥,比任何一次都要想他。

要是小丁哥哥还在的话,他是不是会温柔地把她给扶起来,然后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一块棉花糖,对着哭鼻子的她说:吹吹就不疼了,棉花糖最乖了,不哭了 呢?

小丁哥哥,你在哪里?棉花糖想你了,好想好想

等孔紫蕊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蒋天逸早就带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南楠上了他的路虎车扬长而去了。

蒋天逸你个王八蛋是眼瞎了吗?还是你丫的天生就是爱戴绿帽的货?

孔紫蕊悻悻然的朝着路虎车开走的方向在心底里咒骂了蒋天逸N+1次。

小蕊,真的是你吗? 一道沉稳磁性的男声突然就飘进了孔紫蕊的耳朵里。

孔紫蕊转身,抬眸看向不断向她走近的男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复杂多变起来了,有不可置信的,有吃惊的,更多的还是愤恨的。

宸东。

宸氏影业的少东家。

她姐姐孔岚澜的前未婚夫。

南楠的前男朋友。

原来今晚他也在颁奖典礼的现场。

也是,作为宸氏影业的少东家,这样的场合又怎么能少得了他。

只是不知道看到自己前女友这么劲爆的床照,他会不会有特别的感受?